老干妈和老干爹的关系(老干妈和老干爸是一家的吗)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老干妈和老干爹的关系(老干妈和老干爸是一家的吗),以下是这个问题的总结,希望对你有帮助,让我们看一看。

编者按

说起贵州辣酱,老干妈是绕不开的。她把贵州传统工艺生产的油辣椒带向了全世界,把庞大的消费人群培育了出来,这是老干妈最值得贵州企业尊重的地方。但同时,老干妈又作为一个局部市场的垄断者,占据贵州辣酱近50%的市场份额,超强的品牌议价能力,逼死了不少企业。

整个调味酱行业如今面临“定价难”问题,贵州本地辣酱企业都陷入“低于老干妈没利润,高过老干妈没市场”的窘境。

对此,调味君实地走访了老干爹、苗姑娘、贵三红等贵州本地辣酱企业,针对贵州辣酱企业的困境、自救、未来等方面,分三篇来阐述。今天是第一篇。

■ 调味品商界| 松露 发自 贵州贵阳

1

| 那些年 |

老干爹生意做的不比老干妈差

说起“老干爹”品牌,可能有人会感觉陌生,甚至有人到现在还误以为这是个“山寨货”,殊不知他曾经与“老干妈”品牌不分高下,还与老干妈一起参与起草制定《油辣椒》的国家标准。

据贵州老干爹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建民介绍,大约30年前,老干妈作为供货商,还给老干爹品牌供应过豆豉。

然而同人不同命,虽都是贵州企业,老干妈如今却是直接支撑贵州这个贫困省份的经济增速、辣酱产业无人不知的行业霸主;而“老干爹”品牌,却因错失注册商标的先机,被老干妈一纸诉状逼退辣酱市场5年。

商场如战场,老干爹品牌虽几经波折“复活”了,但与老干妈差距之大早不能同日而语,两品牌间长达30年的恩怨纠葛,似乎也启示后人:只有动作快、懂得多的“老司机”,才能成为大赢家。

贵州老干爹食品有限公司前身是贵阳流花饭店,据“老干爹”总经理王建民介绍,1982年前后,饭店开业,来店吃饭的客人很多会被店里无限量供应的调味品辣三丁、油辣椒所吸引,临走时还想打包带走一些。

因此,到了上世纪90年代,老干爹第一代创始人邓承俊就开始逐步扩大油辣椒、辣三丁等调味品的生产规模,而品牌取名老干爹也是因为店里的主厨师傅被顾客称作“老干爹”而得名。

这样的故事,似乎跟老干妈辣酱如出一辙。据了解,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最初也是从摆路边摊卖凉粉、凉面开始的,后来才开始创立老干妈品牌,生产油辣椒等辣酱产品。

2

| 先下手为强 |

老干妈一纸诉状把老干爹怼出局

本来,老干爹与老干妈,不论是品牌还是产品构成都有很多共通之处,但一山岂能容得下二虎?胜利者往往动作更快,而且出其不意。

就在老干妈辣酱率先走出贵州卖到全国市场时,各地仿品竞相起哄,“老干爸”、“老干娘”、“老姨妈”横行市场,从产品包装到命名,恨不得让所有人都感觉他们是老干妈的系列产品。

这让老干妈陶华碧震怒,并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打假”行动。

与此同时,为避免给自己的主品牌“老干妈”造成干扰,同时也为了防止消费者混淆主品牌,老干妈先下手为强,注册大量防御性商标,将“老干爹”、“老干娘”、“老干爸”、“干儿子”、“干儿女”、“老姨妈”等商标全部收入囊中。

2002年,贵阳“老干妈”刚摆平湖南“老干妈”后,就一纸诉状把贵州老干爹食品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并指出“老干爹”冒用自己的商标,在市场上借助老干妈之名大肆行销,混淆品牌,误导消费者。

这下,老干爹食品创始人邓承俊急了,明明是自己最早使用“老干爹”的名字,怎么还成了假冒和被告?

后来,邓承俊才得知,是因为自己不懂商标法,导致“老干爹”商标被老干妈抢先注册,所以这场同室操戈的商标之争,最终以贵州老干爹食品的失败而告终。

邓承俊这一败,如同哑巴吃黄连,无奈之下,老干爹食品不得不于2007年退出市场。

3

| 试错中成长 |

跟风互联网 却迎来当头一棒

本以为辣酱市场将再无“老干爹”品牌,但祸兮福兮,不忍老干爹产品就此被埋没,老干爹第二代传承人开始绝地反击:于2008年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出申诉。

老干妈和老干爹的关系(老干妈和老干爸是一家的吗)

贵州老干爹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建民

几经波折后,终于在2011年,被国家工商总局裁定“老干爹”商标归原持有人所有,贵州老干爹食品有限公司正式拥有了“老干爹”商标的使用权。

此时,距离老干爹产品退出市场已有近5年的时间,市场上从来都是瞬息万变,更何况是长达5年的市场空白,之前积累的客户基础几乎归零,老干爹无异于一个新品牌并于2012年开始从头再来。

第二代老干爹品牌传承人不再将“老干爹”设定为家族企业的模式,而是从全国各地聘请职业经理人分管各处。

然而,就像大多数企业都要在“试错”中成长一样,老干爹在2015年紧跟互联网热潮成立电商部后,竟一年亏损近70万元。

“一股风吹来,就不得不迎头而上”,老干爹总经理王建民说道。尽管老干爹一开始在电商业务方面出现亏损,但因此带来的品牌影响力和活跃度提升,还是比贵州本地大多数辣酱企业快了一大截。

同时,也为老干爹品牌能在2016年实现大爆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4

| 2016年绝地反击 |

牵手饭爷等多家知名品牌

“林依轮的公司,经过无数次的考察,最终将饭爷品牌主打的几款辣酱产品都交给老干爹来做。”王建民说,不仅如此,多家知名辣酱品牌也纷纷向老干爹品牌抛出了橄榄枝。

2016年,老干爹品牌一举拿下由国家工商总局颁发的“中国驰名商标”称号,与此同时,老干爹传统的油辣椒炒制工艺,和从包装到罐装的机械化操作,最终得到苛刻的饭爷团队的认可。

此外,老干爹品牌还成为内蒙草原红太阳、上海十六盏、长沙陶罐部落、山西红三贵等辣酱品牌的OEM生产基地,每个月都有稳定的订单量。

老干妈和老干爹的关系(老干妈和老干爸是一家的吗)

对此,王建民表示,各大品牌之所以愿与老干爹建立合作,一方面得益于市场大环境驱使,近几年食辣人群增多,消费升级的趋势让更多人涌入辣酱市场分食蛋糕;另一方面则是老干爹较为地道的贵州油辣椒生产工艺。

一业内人士这样分析:“老干妈不会做其他品牌的代工厂,以老干爹品牌为代表的贵州辣酱生产企业只能用多条腿走路”。

5

| “巨无霸”老干妈 |

让“贵州老干爹们”无路可走

不错,老干妈实在没必要做其他品牌的代工厂,凭着20年间产值增长超600倍,多年来一瓶辣椒酱均价稳定在8元,每天生产230万瓶,销往世界各地,销售额突破45亿元,成为贵州乃至全中国人的骄傲,老干妈有的是资本。

但是,站在老干妈强大背影身后的老干爹品牌,和整个贵州200多家辣酱生产加工企业,却怎么也傲娇不起来,甚至连生存都成问题。

老干妈和老干爹的关系(老干妈和老干爸是一家的吗)

老干妈坐拥行业霸主地位,拥有超强的产品议价能力,采购成本低,所以均价8元/瓶的辣酱,老干妈靠量大获利,而贵州本地大部分知名度不高的辣酱企业,高价卖不动,与老干妈同样的价格又赔钱,久而久之,都难逃被“拖死”的结局。

以贵州“老干爹”为例,如此努力的企业年产值也只达到3亿元,还不及老干妈一个零头,当地其他品牌的情况,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任何市场都没有永远的王者,老干妈的强势地位虽然使本地企业退无可退,每年都要死掉一批,但还是有一些生命力顽强的企业,在夹缝中生存积极“自救”,积攒能量开拓更大的市场。

预告

贵州辣酱企业的现状如何?出路在哪?调味君实地走访了贵州本地几家代表性辣酱生产企业,将他们的特色经营模式总结成文,欲知详情如何,请继续关注明日《调味品商界》的推送。

·END ·

(文章为调味品商界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本文来自seodx投稿,不代表推说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zmap.com/37013.html

(0)
上一篇 2022-12-28 17:07:26
下一篇 2022-12-28 17:30:0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