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代林萧最后和谁在一起(小时代林萧和谁睡过)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小时代林萧最后和谁在一起(小时代林萧和谁睡过),以下是这个问题的总结,希望对你有帮助,让我们看一看。

第一章 穿越成了一只耗子

大天国,上午,皇宫里,御书房。

而此时的林苹苹,处于懵逼的状态中,她坐在着在摄政王顾城脚上,两只爪子死死的抱住顾城的脚,生怕下一秒就飞了。但不忘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

“皇帝,不要惹恼了本王,否则皇位就换人来坐。”

顾城把玩着手中的翠绿色的玉佩,眼眸里有着三分的凉薄,四分讥笑,还有五分的漫不经心。冷冷开口道。

“摄政王,你不要太过分了!朕是皇帝,是天子,你是臣子……”

顾离阳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在使劲的压抑着自己的怒气。要不是打不过,自己哪能忍着,这个皇帝做的可真憋屈。

什么摄政王?她这是穿越到了什么地方?为什么自己变成了一只,白乎乎的,耗子?

林苹苹伸长了她那不到十厘米的长耳朵,想听他们在吵些什么。

“好,很好,好得很。来人,拟旨,皇帝病重,不宜操劳,需要静养,任何人不准来打扰。”

顾城说完,便站起身来缓缓向自己这个侄子走去,眼神中带着挑衅,不疾不徐地说。

他们又吵了几句,林苹苹本想做个吃瓜群众,但是当听到顾离阳名字的时候,她惊了。

甚至忍不住惊呼出声了声音,这不是我前两年看的的那本小说里男主角的名字吗!

但是现在的她只能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从顾城的脚上跳下来,努力将顾城的黑袍顶开,找到一处衣服缝隙,将头慢慢探了出去。

通过那小小缝隙,林苹苹仔细端详着对面那个面容隐忍的男子,他身穿一身明黄色的龙袍,五官俊朗非常。

顾离阳?他是顾离阳?长的还不错嘛。

唉,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大学时闲的长毛,喜欢看小说,上班后继续看。后来因为作者莫名其妙的断更了,后来因为忙着赚嫁妆就不看了,而这本是她看的最后一本小说。

看的一本写的是一篇古代言情文,男主角叫顾离阳,女主角叫陈启琪。

权谋什么的是一窍不通,全是胡诌的,不行也就一笔带过,管他三七二十一。主要是写爱情,甜的不要太甜爱情。

两个主角日久生情后一起谋算皇位,之后当然是成功夺得了天下,后期会杀了大反派摄政王顾城,也就是这个说话的摄政王,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还生了一男一女。

当时是为了后期让男女主翻盘的爽点,前面把顾城写的太强了,男女主被他压制的死死的。忍得就像忍者神龟一样。

可后来就不知道怎么了就断更了,在没看过。

她居然来到了这本断更的小说里,还是在皇帝与顾城争吵这个情节,作者断更的这个地方,还是只耗子,真是离了大谱……

顾城听到了那只老鼠的心声,他瞳孔微缩,大受震撼。

这只耗子在嘀嘀咕咕什么东西,小说是话本的意思吧,什么叫穿越到了断更的小说里?还成了一只耗子?

还有,什么叫大反派顾城???!!!

在顾城进宫之前,走到半路,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直直地劈向顾城,当他以为他死定了。

可是身上毫发无损,而坐的轿子被那到惊雷劈成了灰。

当时的顾城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坐着的成了灰的轿子,陷入了沉思。

后来才发现,脚上多了一只白乎乎的耗子。顾城本想等皇帝走了以后再弄清楚怎么回事,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能听懂这只耗子的心声!

第二章 跟着我不会亏待你

顾城眯了眯眼睛,他隐隐有个预感,这条来路不明的白色耗子说的是真的。

此时的林苹苹心态崩了,她一咬牙,猛得撞向顾城的大腿,随后又跌落在顾城的脚上,下一秒便下意识紧紧的抱住顾城的脚。

卧槽~有痛感!这真的不是梦,真的穿越了可还行?

唔……

顾城暗暗咬了咬牙,这只耗子往哪撞!他装作整理衣服,使劲拍了一下林苹苹的鼠头。

林苹苹撞了顾城的腿后,本来头就很疼,被顾城拍了一下后瞬间感觉自己头晕眼花,吐着舌头无力地躺在顾城的脚上。

顾城想赶紧弄清楚这只耗子的来路,还有她嘴里说的话,对皇帝早就没了耐心,他走出御书房,不耐烦地开口:

“不送。”

皇帝袖口里的拳头紧握,他咬紧牙关,眼底暗藏着浓浓的不甘心,但还是语气轻了些道:

“皇叔身中剧毒,朝廷的事还是少操心,侄儿就不送了。”

刚刚说话就有些冲动了,他还不能真的和顾城撕破脸,他要忍耐,等待时机,杀了他!

这就要走了?

林苹苹赶紧顺着顾城的脚爬了下去,藤趁着没人注意,悄悄跟在皇帝的后面。

她当然要跟着主角了!这对主角才能笑到最后,不跟着主角,难道跟着大反派顾城吗。

虽然她现在变成了一只耗子,那也是一条通人性的耗子,这对男女主一定会很喜欢她。

突然,林苹苹想到,这本书的女主角她怕老鼠!

林苹苹:“……”

这男主十分宠爱女主,那我还有死有葬身之地吗?

所以,得跟着大反派顾城?

林苹苹回头看了看,那个就是顾城?

他一身墨绿色长袍,长发懒散在肩上,红唇似血,面容邪魅,好妖孽的男人,好帅的男人……

我刚刚就是在他的脚上?

啧啧,那么帅,可惜是个大坏蛋。林苹苹叹了一口气,感慨道。

没关系,在她眼里都是大佬,都是她的衣食父母啊!

随后便跟在着顾城身后。

随后顾城凤眸轻抬,表情带了些许玩味儿,随后抬脚就走。

顾城脚步太快,林苹苹好不容易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靠在一颗石头上。

太累了!做耗子走路咋那么累!

“哎呦,妖孽顾城,你慢点啊,累死我了。”

“听到没有?累死我了,慢点……”

“呼哧呼哧……”

林苹苹忙着跟顾城,没注意顾城转了回来,突然她身体一轻,感觉被倒着提溜了起来。

啊!

顾城右手随意地捏着林苹苹的耗尾巴,左手理了理有些乱的外衫,不理会那只耗子的叫嚷,阔步走了出去。

“是妖孽顾城?他抓着我干嘛?”

顾城听见她的话脸色一沉,手上不自觉的使劲儿,

妖孽?

“痛痛痛!我的尾巴……轻一点啊。”

林苹苹痛到呲牙,再不松手我要咬你手了,我真的咬你手了。

顾城松开了手上的力气,把她放在在自己的肩膀上上,他不假思索地说:“跟着本王,不会亏待了你。”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

林苹苹抬头就能看到他滚动的喉结,她吞了吞口水,这个人身体散发着很舒服的热气,好性感,好想贴贴……

要知道,她在现代可是个妥妥的色女啊!

第三章 咬他,想弄死他

虽然顾城是大反派,但是陈启琪怕耗子不会养她,那就只能勉为其难地跟着顾城了,反正他刚刚也说了不会亏待自己,更何况长得还那么妖孽。

随后,林苹苹便趴在顾城的肩头,爪子抓住顾城的衣领,看着顾城的眼睛乖乖点头,

好的好的,没问题哟~

顾城看着这条胆敢跟自己对视的小耗子,无声的哼了一下,

勉为其难?

有多勉为其难?

“王爷,咱们回府吗?”远处等待的手下看到王爷回来了,走上前拱手问道。

他看到王爷肩膀上趴着一只白耗子,好奇地问道:

“这老鼠是王爷捡的?”

顾城嗯了一声,随口说:“天上掉下来的。”

说完就长腿一跨,怕耗子摔下来,于是慢慢上了马车。

天上掉的?天上还能掉老鼠?算了,王爷说是天上掉的就是天上掉的吧。

“出发!”

领头的侍卫高声喊道,车队缓缓行进,后面跟着的侍卫们队列有序,连走路的声音都一致,整条路都是盔甲的沉闷的碰撞声。

……

宽敞的马车上里,龙涎香袅袅地燃着,冒着丝丝青烟。

顾城靠着绣着金丝的软枕上闭目养神,而林苹苹瘫在一旁的软垫上百无聊赖尾巴一动一动的。

她有些思绪不宁,老天爷她来到这个世界,那是不是想让她将情节继续发展下去?

要真是这样的话,现在故事的情节已经进行一大半了,顾离阳已经做了皇帝,本书争夺皇位的情节已经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与摄政王顾城斗争的情节,这段故事以顾离阳和陈启琪夫妇和顾城斗智斗勇,最后赢得胜利,真正掌握天下,然后以生了一儿一女为大结局。

所以,顾城死了她就能回去了?

想到这里,林苹苹立起前身,若有所思的看向睡觉的顾城。

大帅哥,对不起了,原谅本人的思乡之情,等我回去了一定给你把断尾的结局写上,起码也能让你这个大好人寿终就寝。

顾城:……

顾城:我说谢谢你,温暖了四季。

他根本就没睡着,因为这只小白耗子实在是太吵了,她的心声他都听到了,一字不落。

她说自己死了之后,这个女人就能回去?

顾城装作睡着的样子故意将手垂了下去。

他从小身中剧毒,什么珍贵药材没吃过,时间长了就养成了百毒不侵的体质。他倒要看看,这么一条连毛还没长全的小白耗子的毒有什么本事能杀了他。

林苹苹爬起来走过去看到他伸过来的手腕,骨节分明的手上,血管清晰可见,真是不忍心下口。

她靠近用头蹭了蹭顾城的手腕,感受到了此处脉搏的跳动,然后猛地张开嘴咬了下去,耗子的牙在破开皮肉之后,林苹苹无师自通的咬了顾城一口,一股毒素在顾城体内穿过。

良久之后,林苹苹缓缓睁开眼睛,把头伸了回来。她蜷缩在一边静静地等着,应该快毒发了吧?

林苹苹在等着,会不会有一束光打在自己身上,然后自己就回去了,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什么都没有。

顾城的呼吸依旧平缓,一副睡着的样子。

林苹苹:“???”

第四章 心虚了

不应该呀,不是说老鼠的毒很厉害吗?

不是说被老鼠咬了几分钟时间就挂了吗?

为什么他没有一点没事?

为什么自己也没回去?

那为什么顾城没有反应?

林苹苹疑惑地抬头,顺着他的胳膊用爪子勾着他的衣服,慢慢的爬到了他的胸膛上,男人的胸膛有节奏地起伏,带着林苹苹也一高一低地起伏。

林苹苹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顾城看,心里又啧啧了两声,唉,好帅的男人……

林苹苹爬过去凑近他的脸,偏着头眼睛又地盯着顾城看。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见到一个男人的嘴巴能那么红,那么好看的唇形在一张男人的脸上居然毫无违和感。

好想亲一口……

唉,不对,怎么想涩涩!喂,醒醒!好歹是被拥有剧毒的老鼠咬了一口,给点反应好吗?

…………毫无反应。

胸脯还在一起一伏的动着,林苹苹:“???”

到底死还是没死?

害,算了,管他呢。不过这唇瓣……要不,趁他睡着,亲一口?也不望自己白白穿越走这么一遭,亲个大帅哥,怎么也不亏。

听到了她的心声,顾城脸色微变,猛地睁开眼,黑着脸看着眼前的白色耗子。

林苹苹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下。直接从肩膀上掉下来,两只爪子死死的扣住顾城胸前的的衣服。

顾城伸手将这只耗子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随意地扔到一边在金丝软枕头上,然后对着外面吩咐道:“林萧,到了府上让儒林来见本王。”

“是,王爷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今天儒林一直在王府,等着王爷。”

马车外面传来了林萧的声音。

而顾城没有听见,他沉浸在自己心思中,今晚又是一个难眠之夜哪。或许,今晚会有一些改变,顾城心想。

当这只耗子咬他的时候,他已经感觉不一样了,就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攻破了那毒,突然就觉得浑身清爽。

嗯嗯,这只耗子留着有用,她可能会治自己身体里的毒,顾城心里想。

他需要找儒林看看这耗子到底哪里神奇,是否能入药,耗子肉耗子胆耗子心脏最好都能物尽其用。

林苹苹被顾城粗鲁地扔到一边的软垫上,不满地嘟囔了几声,然后老老实实抱着身子不敢再动。

她刚刚狠狠咬了他一口,又想亲他,自然是有些做贼心虚。

但林苹苹实在想不通,一个有獠牙有毒素的老鼠,居然没有毒?

在现代,有人破了皮出点血都要打破伤风针,但为什么顾城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疼?

那自己还怎么回去呀?

唉,既然毒杀不行,那她得再想别的办法。

一定要杀了他,唉,好难啊!回家的道路上道阻且长。

顾城的脸上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不自量力的蠢耗子,毛都还没长全呢还想着杀他。很好,好的很,他倒要看看到底谁先杀了谁。

小白耗子,咱们来日方长。

………………………………

******************************

本书由玖玖为您整理推荐

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

第五章 此时不跑何时跑

京城,摄政王府里,聆城院。

儒林已经在王府里等候。

顾城刚要开口说话时,就听到林苹苹的赞叹。

“啊,好温柔啊,好帅,是我喜欢的款!”

想当初,看小说的时候,作者可是把儒林塑造成了一个风流倜傥、气宇不凡的翩翩公子呢,今日一见,果然长得不错。

“帅哥帅哥帅哥,好漂亮的帅哥……”

顾城冷哼一声,当初你就是这样夸我的,现在又这么说,哼~。

于是伸手将趴在软榻探起的两眼放光的探起的老鼠头用力地拍了下去。

林苹苹:“???”

儒林突然看着王爷身边竟然趴着一只白色的老鼠,疑惑开口:“这只小白鼠是王爷新养的宠物吗?”

“在进宫的路上,一道惊雷劈到了本王的身上,轿子被劈成了灰,而本王却没事,这只老鼠就出现在本王身上。巧的是在回来路上这只老鼠咬了本王一口,本王却感觉体内舒服了很多。”

顾城没有隐瞒,如实告诉了儒林。

儒林听后,大受震惊,片刻后,缓缓开口:“王爷的意思是这老鼠是一道惊雷后出现的?并且这老鼠能治疗王爷体内的毒?”他眉头皱起,反应过来后激动地说道:

“太好了,看来上天给了王爷救命的良药!把它炖了,那会不会解了王爷身上的毒呢?”

在旁边听着的林苹苹:“???”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怎么就变成了良药了?什么鬼?帅哥要把我炖了?

呜呜呜,什么帅哥嘛,那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儒恶魔,你等着,等我回去,一定要你好看,呜呜呜……

哎,等等,要是这样的话,那,顾城岂不是要杀了我研究成解药?说不会亏待你的就是让自己进了他的肚子?那,现在不跑何时跑?等他反应过来杀了自己入药吗?

下一秒,林苹苹立刻现在马上,说是迟那是快,跳下软塌,“嗖”的一下跑了。

儒林:“???”

在门口的佣人:“???”

什么东西过去了?

儒林突然笑了,说:“这只老鼠通人性啊!王爷,听我要炖了它,直接跑了。”

顾城挥了挥手,林萧立刻来到跟前,顾城说道:“林萧,跟着那只老鼠。”

随后又顿了顿说:“算了,我自己去。”

………………………………

林苹苹跑呀跑,最后悲催的发现自己迷路了,索性趴在地上等自己缓过劲来,她闭着眼睛想,顾城你个王八羔子,说要好好对我,不会亏待我,而最后却想把我炖了?

在树上的王八羔子顾城:“……”

不应该啊,要不是女主怕老鼠,至于她这么奔波吗?

难道是她长得太丑了吗?女主害怕?林苹苹想。

林苹苹抬头左看看右看看,终于找到了一处小水坑,她摆动着疲惫的身躯爬了过去,想看看水坑里的自己现在长啥样了。

她伸头看去,浅浅的水面上出现了一条通体白色的老鼠,非常可爱。它的头尖尖的,像个圆锥体。它的胡须很细,很多,长长的。它身体上的毛白得像雪花,短短的,身体像个毛茸茸的小圆球。它的尾巴又细又长,像根铁丝。它小巧玲珑,一双只有半片指甲大的耳朵左下方,有一个小嘴巴。

上一左一右有两个圆溜溜的黑色眼睛,如绿豆般大小,显得俏皮可爱。

她伸了伸舌头,又张了张嘴,换了好几个角度照“镜子”,

这还不错啊,挺可爱的啊。在鼠界选美怎么也能得个前三名,陈启琪居然那么害怕。

在树上的顾城:“……”

第六章 看着静静的看着这只臭美的耗子

他依在一棵大树上,盯着那只正在臭美的小白耗子,凤眸中带着让人读不懂的意味。

哪只耗子爱臭美呢?

林苹苹没有注意到一道黑色人影正在慢慢靠近,正当她还在左转转右转转打量着自己臭美时,突然她身体一轻,顾城一只手把她抓了起来。

啊!顿时,一阵冰寒包裹了全身。

顾城右手随意地拍了拍林苹苹的鼠头,左手理了理有些乱的长袍,不理会那只小白耗子的叫嚷,阔步走去。

林苹苹满脸懵逼地被顾城抓着,反应过来后赶紧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是妖孽顾城?来抓我干嘛,不会要杀了我吧?然后被五马分尸,最后炖了?”

“啊啊啊,那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呜呜呜,作者大大,你真是顾城的亲妈,总是想弄死我……”

“我还没吃饱了,就要担着被吃的风险……”

“呜呜呜,这么抓着,哪能跑的了嘛?咬他还不顶事……”

“这辈子竟然做了个饿死鬼……”

“唉,我的烧烤,我的鸡爪,我的火锅,再见,咱们天堂再见……”

顾城:“???”突然间就哑然失笑。

这个女人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死到临头尽然是想着吃?

这……就无语神想法。

顾城觉得:真是离谱妈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林苹苹恨的呲牙,既然你要炖了我,我又何必客气,快点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我要咬人了,我真的咬人了。

顾城松开了手上的力气,让她坐在自己的手心上,抬了抬手,让她直视着他。

随后顾城不假思索地说:“别怕,我不会炖了你,我说话算数。”

林苹苹想了想:“唉,这可是战王唉,他的承诺,嗯……好吧,勉强信一次吧。”

顾城::“……”

勉强?有多勉强?

随后冷哼了一声,直接将那只不知好歹的耗子,放在肩头,回到聆城院。

“再给本王看看。”顾城说道。

“王爷请您靠在榻上,让微臣给您把脉,看看您胸口的毒。”

顾城后背塞着软枕,随意地靠在了床上,抬手拉开了自己胸口的衣服。

儒林上前给顾城搭脉,又仔细地看了看他的胸口,良久之后,儒林惊喜地开口:

“恭喜王爷!王爷的毒确实轻了些,仅仅只是一天就能成这样,那这毒痊愈指日可待!”

这剧毒十分邪门,还是好几种混合在一起,虽然伤不了性命,但疼起来也是会让人痛不欲生。

………………………………

再看看这边的林苹苹,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林苹苹心想:“好漂亮的腹肌!看着浑身充满力量的肌肉,让人血脉膨胀,再仔细看看,看着肌肉鼓起的样子,让人感到隐隐的兴奋那!”

林苹苹的心里疯狂的喊着:“八块肌,八块肌,我要八块肌!”

随后,从鼻子里流出两股鲜血。

顾城:“……”

就很无语。

这该死的女人!

不,是这该死的耗子!

顾城突然伸手拉上衣服,睨了那只耗子一眼。

林苹苹:“???”怎么就拉上了?

“看看这只耗子哪里特殊,尤其是她的毒液。看看能否入药,根治本王的毒。”顾城冷声开口。

入药?什么意思?用自己的毒液入药吗,林苹苹一脸懵逼。

儒林听到了王爷的吩咐答应了一声,就伸手去抓林苹苹。

林苹苹没有动,她乖乖的等着儒林来抓自己,谁能拒绝和一个温柔的帅哥贴贴呢,虽然想之前炖了自己。

但是帅哥,不看白不看。

刚一触碰到这只耗子的身体,儒林就感觉一道热意从指尖传来,紧接着手指一阵剧痛,他猛地收回手。

若不是躲的及时,恐怕指尖要被烫伤了。

儒林:“???”

顾城睁开凤眼,看向一脸不可思议的儒林。

第七章 看腹肌

“这只老鼠好怪异!竟然通体发烫,比火还更甚几分!还流鼻血!”

他面色大变,轻轻揉着自己几乎要烫伤的手,惊愕出声。

顾城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儒林。

“通体发烫?为何本王不觉得?”

他只是感觉这只耗子摸上去有些热热的,触感还挺舒服,他浑身发寒,可是一般的耗子不都是这样的吗?

顾城拿出手帕擦了擦林苹苹流出的鼻血,随后伸手向林苹苹抓去,林苹苹也就顺着他的手靠近,慢慢爬上他的胸膛,而正好趴在了顾城刚刚没盖住的胸肌上。

林苹苹:“不占便宜王八蛋。”

顾城:“……”就很无语。

不过他现在没空理这只占他便宜的小白耗子,狐疑开口:“莫不是只有本王才能碰她?”

儒林顿了顿,缓缓点头:

“看来是这样了,或许是王爷身中剧毒,身体异常冰寒,这只老鼠又是上天的恩赐,只有王爷能碰它。这只耗子通体发烫,而王爷的剧毒冰寒无比,两者正好相克,若是将这蛇贴着王爷的胸口,应该能事半功倍。”

林苹苹:“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有腹肌不看王八蛋!

顾城:“……”无语妈妈给无语开门,无语到家了。

顾城深深呼了一口气,“或许炖了这耗子,对治愈本王的毒更有用呢。”

林苹苹:“???”

隔着您堂堂摄政王说话跟放屁一样啊?

居然还想炖了我?怪不得说要拿我入药,真是最毒反派心!反派果然是反派,刚刚还说跟着你不会炖了我,现在翻脸不认人。

反正也跑不了了,老娘何须客气。

不是喜欢我的毒液吗,老娘就再给你一口。

老鼠的速度很快,顾城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林苹苹咬中了脖子。

林苹苹:“给你种个草莓,不用谢。在天堂回想我还给你种了草莓,还不错!”

顾城:“……”

儒林刚刚想回答顾城的问题,还没来得及说,就看掉这只本来还挺温顺的老鼠突然猛地窜到王爷脖子上,狠狠咬住了王爷的脖颈,他惊吓出声,

“王爷!”

顾城面色不变,仿佛被咬的不是他一样,他冲着一旁吓到的儒林轻轻摆手,示意没事。

片刻后,顾城不耐烦地说:

“咬完了没有?怎么咬个人这么慢?”

林苹苹:“???”

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传进了林苹苹的耳中,她咬在他的脖子侧面,不用转头就能清晰地看到男人的喉结滚动。

刚刚光顾着生气,现在只感觉自己被顾城身上的龙涎香气包裹住,好浓烈的男人气息,很好闻,如果她现在是人,脸一定会红的滴血,而鼻子一定会流血。

好性感好性感的帅哥啊……

林苹苹在心里说:“咬完了……”

顾城冷淡地瞥了一眼,“咬完了就赶紧松嘴。”hhh

林苹苹:“哦……”

她刚把插进他脖子里的牙拔出来,就被顾城拽了起来,扔到了床尾。

啊!林苹苹吃痛出声,不就咬你一口吗?我的毒液对你来说是良药,我这可是在治疗你的剧毒,真是说完就扔!冷血无情的臭男人!狗男人!

顾城脸色一沉,咬了咬牙,这女人用的什么破词形容他?!

第八章 儒林想给她配种

你才狗,你全家都够,狗女人,不对,狗蛇!

儒林关怀地看着顾城,上前一把按住了顾城的脉搏,紧张地问道:

“王爷现在感觉如何?”

“这毒的冰寒感似乎又减弱了不少,丹田之内感觉很舒服,暖洋洋的。”

顾城仔细地感受体内的变化,回答扁陀的问题。

被扔在角落里的林苹苹:“你个死变态,我咬你你居然说很舒服?”

顾城:“……”

林苹苹随后又说了一句:“神经病!”

顾城:“……”

她怎么那么多话?

没一句是好听的。

“从脉搏上看,王爷丹田处的毒比起刚刚又减轻了不少,各处的脉络中隐隐有一股热流在分散开来,这只老鼠的毒液还真是立竿见影。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大病得愈指日可待!”

儒林摸了脉搏,面色开心地恭喜顾城。

顾城嘴角勾着一抹笑,他坐起身来理了理衣衫。

“既然如此,此事要保密,不能让外人知道这只老鼠能治本王的毒。”

儒林心领神会,他抱着药箱躬身。

“王爷不说,微臣也知道。对了,王爷的这只老鼠是公的还是母的?”

顾城眼尾扫向角落里的林苹苹,脱口而出:“母的。”

林苹苹:“???”

听见他的声音,林苹苹疑惑地抬头:他怎么知道?

哼,就知道是个死变态。

顾城:“……”

在那一瞬间,顾城压制了想要弄死林苹苹的冲动。

他顾城谁这么明面上被骂过!

而这边的儒林双眼放光,嘻嘻一笑:

“王爷,既然这只老鼠是母的,不如给它配个公的,让它多下几个崽,这样微臣可以研究一下,看看这老鼠还能不能治其他的病,如果有源源不断的药,那可真是造福百姓啊!”

他脸上带着一丝得意,自己真是聪明啊,老鼠生老鼠,老鼠再生老鼠,这样就有用不完的良药了,身为一个太医,他对这只老鼠的药性可是好奇得很呢!

儒林心里想:“哈哈哈,我可真是个平平无奇的小天才呢。”

没等顾城拒绝,林苹苹在一旁就炸了:什么!本姑娘变成一只耗子也就算了,还让我生小耗子?!

姐姐我只对美男子有兴趣,除非给我108个美男,否则老娘就给你一口,立刻送你去见你老娘!

看来只有顾城对我的毒液没事,搞死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毛都气的竖起来的林苹苹快速朝跑去,在床边冲他恶狠狠地呲牙。

儒林刚刚还在喜悦中,看到刚刚还一动不动的小白耗子突然活跃了起来,属实被它吓了一跳。

“这老鼠是生气了?”

他猛地往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地问。

儒林立刻现在马上躲的远远的,大声对林苹苹说:

“难道你不喜欢小公老鼠?小白鼠,你别气,我多给你找几个,总会有你喜欢的那个的。”

林苹苹:“我喜欢你大爷!你才是小白鼠,你全家都是小白鼠!”

儒林接着又说:“有喜欢的,我祝你喜结连理,来年多生几个。”

林苹苹:“!!!”

我喜结你大爷的连理,老娘今天一定要弄死你!不弄死你难削仇恨!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立刻就要冲下床去咬儒林,被在一旁看戏的顾城一弯腰一把拽住了耗尾巴。

顾城勾着唇角,似有似无地笑着,“行了,它现在还小,不需要配种。”

第九章 不许上我的床

林苹苹满意的说:“顾老狗,还好你没有,要是你敢让我配种你就完了!”

顾城:“……”

林苹苹听到他的话消了气,她顺着顾城的胳膊向上爬,将顾城刚刚拢起来的衣服用爪子扒拉开,鼠头贴在他的胸膛,嘴里嘟囔着:就是就是,我只爱美男。

美男不香吗?四字弟弟难道不帅吗?

顾城:“……”

这只耗子还真会顺杆爬,不对,怎么又把他的衣服扒拉开了?

老鼠的身体传来的阵阵暖意让他感觉很舒适,顾城心想:“就让她趴着吧,反正很舒服。”

“再说了,这老鼠的体温,除了本王,也没有人能碰她。”顾城又说。

儒林心有余悸地慢慢走上前,“王爷说的是,微臣差点忘了这一点,如果只有王爷能碰它,那这老鼠要配种,整个鼠族的公蛇都能灭亡了吧?”

林苹苹伸了个懒腰,微微睁着眼,撇了一眼一旁站着顾城身边的儒林,嫌弃地转过头去,心里嘀咕着,还想给我配种,你才要配种,你全家都要配种。

你给我等着,等我回去了,一定要给你配一屋子的老母猪当媳妇,不,是老公猪!

顾城失笑出声,老公猪?哈哈哈哈哈连母的都算不上了,这耗子倒也有点意思。

林苹苹感受到顾城胸口突然的起伏,差点没把她抖下去,林苹苹抓紧衣服抬头看去,这妖孽笑那么开心干嘛?

还怪好看的……

好帅的美男子啊……

“看来毒可解,王爷的心情也舒畅了许多,脸上也能多些笑容,微臣也为王爷高兴。”还不知道林苹苹心里这么想的儒林也陪笑着说。

儒林要是知道了,能当场去世。

他还不知道他以后的媳妇儿可能是老母猪,啊不,老公猪,不然也不会那么淡定。

“你先回去吧,本王还有事儿。”现在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那微臣就先告辞了。”儒林恭敬地行礼,就退下了。

林苹苹恋恋不舍地看着儒林离去的身姿,咂吧咂吧嘴,虽然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但长得确实是不错。

顾城:“哼~~~”

林苹苹正想着,突然感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尾巴,拎着她腾空而起,她的头部和身子在空中吊着。

林苹苹:“???”

这该死的男人想干嘛?

顾城走出自己的卧室,到了外面的外室,随手一丢,将林苹苹扔到了地上。

然后就听到“砰”的一声。

林苹苹光荣落地,还翻了个身,滚了两圈儿。

“以后你就睡这,没经过本王允许,不许上本王的床。”抛下这句话,顾城就走出了房间。

林苹苹拿爪子揉了揉脑袋,两只圆溜溜的眼睛里充满了憋屈:“顾老狗你太过分了!不让我上床我偏要上,哼!”

顾城刚出门就听到了那条蛇在屋里的嘟囔声,他又折了回去,蹲到林苹苹的面前。

林苹苹抬起头来两眼戒心地看着又回来的顾城,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又想干嘛?

顾城伸出手指点着林苹苹的鼠头,边点边说:

“你要是敢不听本王的话,本王就把你洗干净了泡酒。”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威胁。

“做成羹汤也不错,不过做成羹汤前先要五马分尸。”顾城继续悠悠的说道。

第十章 好饿饿,要吃饭饭

林苹苹瑟缩了一下,又搓了搓手,气势不足地在心里抱怨:“你不能杀我,我是上天对你的恩赐。”

顾城看着林苹苹突然就笑了,说:“不过,我更喜欢泡酒喝,不信你可以试试。”

林苹苹震惊地看着一脸认真的顾城,好像他真的在考虑用她泡耗子酒,不是吧大哥?

谁家泡酒用耗子泡啊?

林苹苹慌了,她真的慌了,她赶紧乖乖点头,我听话,我最听话了。

她真的不想被泡成耗子酒啊,她现在体质特殊,万一被烫死在了酒里也不好受啊。

想一想开水烫耗子的场景,林苹苹忍不住瑟缩一下。

顾城嘴角上扬,知道怕就好。

顾城站起身,居高临下地说:“本王回来之前,不要出这个房间,否则……后果自负!”

林苹苹猛点头,嗯嗯嗯,绝对不出去,绝对不出去,谁出去谁是狗!

看到她的反应,顾城这才满意地离开。

顾老狗,你等着,我们来日方长!

………………………………

等顾城走远了以后,林苹苹这才无力地瘫在地上,在地上滚了个圈,大声哀嚎。

人家要不穿越成王府嫡女,手撕渣男绿茶;要不穿越成将门毒后,拯救世界。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变成绝世美女,和大帅哥谈恋爱,收获人生幸福。

而她,却要变成一只小白耗子?小命几乎要保不住?以后还要被天天威胁?

呜呜呜,这不行!

林苹苹猛地睁开眼睛,她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得赶紧想办法干掉顾城才行,她不能以一只耗子的身份活一辈子吧。

既然毒液毒不死他,那不如就,就……什么也干不了啊!

啊啊啊,林苹苹有些崩溃!

一只耗子能干嘛?连把刀都拿不起啊!

呜呜呜,只能另想计策了。

………………………………

天色渐黑,傍晚的天边烧着云彩霞,那边的火烧云继续烧着,而这边已经挂起了几颗稀疏的星星,月亮也悠悠然地爬了上来。

林苹苹无力地软趴在地上,天都黑了啊,顾城怎么还没回来,今天一天连一口水都没喝,她快要饿死了。

顾城,你在哪,怎么还不回了啊?我好饿啊~~~

就这么想着,这时几个婢女提着食盒鱼贯而入,林苹苹直起身子,就坐在地上,歪着头好奇地看着他们摆盘上菜。

看来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她用力吸了吸鼻子,鸡汤、烧鹅、排骨、桂鱼、油焖大虾,皮蛋瘦肉粥……

啊~好香,好香,好香呐……

满室鲜香的味道让本来就饥饿的林苹苹食欲大开,恨不得直接起飞,马上飞到那个餐桌上去。

“王爷万安。”

突然见到顾城阔步进来,一屋子的下人都恭敬地行礼问安。

“都出去吧。”顾城开口说道。

“是。”那几个婢女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你可算回来了顾城,人家好饿饿,要吃饭饭,要喝汤……

顾城还没坐下,就听到角落里传来的抱怨声。

顾城他走向林苹苹,一只手抓住它的尾巴一把提溜了起来。

“本王差点把你忘了。”

第十一章 逗弄林苹苹

林苹苹:“……?!”

合着我就是个工具人呗,用完就扔。

顾城心想:“原来你知道了。”

顾城把那只耗子放在手上,林苹苹顺着顾城的手爬到胳膊在爬到他的肩膀上,嘴里碎碎念:“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

顾城眉角抽了抽,她趴在他耳朵边上是在念经吗?

顾城突然就起了逗弄她的心思,说道“小耗子,你是不是困了,本王带你回去睡觉。”

林苹苹拼命摇头,两只黑溜溜的大眼睛里全是拒绝的神色。

不不不不不!我是饿了!饿了啊!

“不想睡觉吗?那你想要什么,是想泡温泉吗?”他又问。

林苹苹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泡个鬼啊,我想吃饭啊。好饿啊!

她该怎么暗示他呢,暗示她想吃饭呢。

顾城看着苦思冥想的小白耗子,她想怎么暗示他?

他挑了挑眉,气定神闲地等着,看她能做些什么。

林苹苹脑门灵光一闪,冲着顾城张嘴,两只爪子往嘴边拿,意思就是:“看我嘴巴,懂了吗,我要吃饭。”

顾城皱眉佯装思考片刻,立马拍了一下手说:“奥,本王知道了,困得都打哈欠了,本王这就带你回去睡觉。”说着就走向外面。

林苹苹:“……”

你这个老六!

怎么就这么笨呢,这都看不明白,还摄政王呢,简直是智商盆地。

当时是作者是怎么造出这个人来的呢。

顾城看着她气馁的表情忍不住笑意,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这只耗子体内的女人实在太蠢了,就凭她这个脑子是怎么穿越过来并遇见出他那么优秀的人物出来的?

他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一路上林苹苹都很安静,一动不动。因为她实在是太饿了,饿的不行不行了,人一饿就容易烦躁,她现在心情就非常的不好。

林苹苹在顾城肩膀上耷拉着脑袋,她现在终于理解那些电影里演的大饥荒情节了,什么吃的也没有。原来饿是那么难受,啃树皮吃草根也不是不可能啊。

她正生无可恋地耷拉着脑袋,突然闻到了饭菜的香气,这扑面而来的饭菜香味仿佛就要把她的魂勾走了。

林苹苹抬起了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啊啊啊,好香那~~~

别的不说,光红烧肉炖小鲍鱼就用了两斤的五花肉,鲍鱼在这个不临海的山区更是有钱都买不到。

林苹苹又看了看那里,五花肉切厚片煸炒出油脂,下入切好的土豆腊肠香菇胡萝卜炒出香味,放酱油盐等调料,再倒入淘洗好的大米,水量和平时煮饭时稍少,一锅有肉有菜简单容易做还特香的懒人焖饭那!

焖出来的土豆外层焦香,内里软糯,自带淡淡的甜味,米饭粒粒分明,和腊肠搭配微咸有嚼劲,配上热气腾腾的小青菜蛋花汤。

啊呜,好香那~~~

她突然来了精神,快快快,把我扔进鸡汤里!

顾城嘴角抽了抽,他大步跨进门,走到椅子旁坐下,随手将林苹苹放在了餐桌上。

“王爷万安。”

第十二章 干饭喽

顾城挥了挥手,说了一句:“拿一些坚果过来。”

旁边的婢女恭恭敬敬的说了声:“是。”便退下了。

此时的林苹苹那还管他们在说什么,面对还在散发热气的一盘盘肉,快速地跑到最近的排骨旁边,啊呜啊呜就开始吃,心里特别的满足。

“真香啊,嗯嗯,这个好吃,啊不不,这个好吃,啊不对不对,这个最好吃,都好香啊!”林苹苹边吃边评价。

顾城:“……”

突然就有一瞬间哭笑不得。

“王爷,这是您吩咐奴婢拿来的坚果。

“放那出去。”

“是。”

顾城看了看林苹苹,此时的林苹苹正在几盘菜里来回穿梭,埋头苦吃,吃噎了还不忘喝口汤。两只爪子在前面搓搓,脸一鼓一鼓的。

看了那盘坚果一眼,转身回去继续吃。

顾城的嘴角抽了抽,丝毫不惊讶林苹苹会这么干,但就是想逗逗她。

于是顾城:“你吃了我的饭,我吃什么?”

林苹苹又抬了抬头,看了眼顾城,嗯……啊这……

林苹苹心里说:“那要不……我给你留点儿?”

听完后的顾城:“……”

脑回路就是不一样。

算了,让她好好吃吧。

他慵懒地坐在雕花木椅上,静静地等她吃完。

然后就形成这样一个场景,一人看着一老鼠吃饭,主要是还吃的津津有味。

“嗝~~好饱那~~”

林苹苹抬起头,看了一眼顾城,现在林苹苹的心情好多了,吃饱喝足了可真舒服那~

她悠哉悠哉地走向顾城,肚子一鼓一鼓的,像喝醉酒的大汉,路过那盘坚果还绕开了,一眼都没看。

废话,有肉吃谁还吃坚果呢。

人生大事,吃喝两字,啥事都不是事儿,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干饭人,干饭魂,干饭都是人上人。

顾城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他凤眸微眯,仔细品味林苹苹说的这句话,啥事都不是事儿?

刚刚饿的哀嚎的耗子是谁?

难道不是她吗?

林苹苹来到顾城面前,爬上了他的胳膊,亲昵地蹭了蹭:“真是不好意思,把你的菜都吃光了,你不会怪我吧?”

吃的时候不管不顾,现在倒是知道来卖乖了,顾城暗自心想。

“吃饱了吗?”他打趣道。

林苹苹讨好地点头:“嗯嗯吃饱了,真舒服啊。”

“来人,将菜撤了吧。”

“奴婢遵命。”

他拎着手上的耗子站起身,前往自己的卧室,累了一天了,顾城现在有些乏了。

林苹苹:“这是要和我同床共枕?抱着我睡那么舒服的吗?男人啊,现在都离不开我了。”

顾城:“……”

“半夜不许爬本王的床。”

说完顾城就将林苹苹丢在了外室的地毯上,独自进了内室。

林苹苹:“……”

你个老六!

唉,算了算了,累了一天了。

林苹苹找了个舒服一点的角落躺着。

吃饱了以后就犯困,没一会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顾城刚刚上床就听那边安安静静的,什么动静也没有,有些奇怪,走过去一看,林苹苹睡得正香。

他就没见过一只耗子的睡姿能那么难看的,也是难为她了。

林苹苹:我可谢谢您嘞!

******************************

本书由玖玖为您整理推荐

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

第十三章 被扔出去

顾城上了床榻,他在月圆之夜从来没睡过,都是活活地疼上一夜,并且平时都手脚冰凉,今晚是他很长时间以来睡的最好的一次,一夜无梦,直到天亮。

天刚刚破晓,醒来的林苹苹就大胆地进了内室,这床榻怎么这么高?林苹苹想。

林苹苹一跳,用爪子勾住床单,又慢慢的往上爬,最后成功落地,发出“砰”的一声。

林苹苹:“……”就我靠。。。

拿自己的爪子揉了揉脑袋,又重新试了一次,这次终于爬上来了,不仅爬上了顾城的床,还堂而皇之地爬在他胸口处,随着他的呼吸而一高一低地起伏。

林苹苹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帅哥啊!不看白不看!

这张脸要是到了现代,怎么着也是个偶像级别的吧,瞧瞧这嘴唇,多省口红啊,还有这浓密卷翘的睫毛,睫毛膏的钱也省了,啧啧啧……

顾城睡的正沉,莫名感到自己的胸口有个东西,还有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耳边不停地叽叽喳喳不停的叫着。

好吵啊!

顾城不耐烦地翻了一下身,林苹苹“哎呦”了一声,直接将顾城吵醒。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躺在自己怀里的林苹苹,这只小白耗子撅的嘴,还在责怪着自己为什么要翻身。

林苹苹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嗯,就是一只手撑住自己的脑袋,另一只手举起来对顾城打招呼,林苹苹冲顾城羞涩一笑:

“早上好呀~~~”

顾城黑着脸暗暗咬牙,她是把他说的话当耳旁风吗,居然还敢爬到他的旁边,还敢跟他贴那么近!

林苹苹确实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她脸皮厚着呢。

她大学忙着学业没谈恋爱,早就从清纯女大学生变成老色胚了,而且面前这个还是一个绝世妖孽,有便宜干嘛不占啊。

顾城听到她的心声,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大手一挥,将某只知道占他便宜的老鼠扔了出去。

老色胚?

世界上这么有这种脸皮厚的女人,真是不知所谓!

林苹苹感觉自己突然悬空,以抛物线的方式从顾城的床上飞到了外室。

顾城你不是人!你是狗!

林苹苹的笑容还没来的及收,就掉到了地上,虽然地上铺着上好的地毯,疼倒是不疼,但林苹苹就是很不爽,非常非常的不爽。

她盯着屋里还在床上的顾城,眼睛里全是幽怨,该死的顾城!昨天还主动带我上床,还让我咬你,利用完了连摸一下都不行?

哼,不理你了。在理你我是老鼠!

林苹苹在地毯上对着顾城小声地骂骂咧咧,然后站起身,拿爪子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林苹苹心情不好,要一个人去转转。

顾城冷眼瞥向那条气鼓鼓的耗子自己跑出去了,也没管她,随她去吧。

“来人那。”

在外室面守着的婢女听到王爷的声音,走了进来,“王爷,是要起身了吗?奴婢唤人进来。”

顾城面无表情,嗯了一声当做回应。

……

早晨,整个世界都是清清亮亮的,柔和的阳光照在林苹苹的身上,她却心绪不宁地很。

杀顾城,登天如难!

就这小身材,连把刀都举不起来啊。

林苹苹越想越烦,她实在想不到,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好歹现在顾城养着自己,氷倒不至于流落街头,日子也还过得去。

有美食,有美男,小日子似乎还不错的。

唉,如果不是耗子就更好了,要是人该多好啊,能自由切换也行啊,那办起事来就方便多了。

想到这里,林苹苹有些气恼,穿越就穿越,老天爷为什么要惩罚自己做一只耗子啊!

第十四章 大结局

在顾城某天晚上睡觉时,林苹苹被一个屁崩死了。

嗯,被顾城的屁崩死了。

准确来说是熏死的。

死相凄惨,嘴角还有呕状物。

顾城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了跌落在地上的林苹苹,林苹苹四脚八叉的躺着,顾城听不到任何心声。

顾城一下子就慌了,立刻蹲下来推了推:“林苹苹?林苹苹?”

【林苹苹在空中的魂儿:“你个该死的老王八蛋,吃啥了一个屁把爷崩死了。”】

&全书完&

本文来自zzdx投稿,不代表推说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zmap.com/35994.html

(0)
上一篇 2022-12-27 09:57:26
下一篇 2022-12-27 10:20:0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