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以下是这个问题的总结,希望对你有帮助,让我们看一看。

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

近日,到郑州打工的小伙子东子不小心将包落在了公交车上,后被人拾起,发现里面有东子妈妈偷偷塞给他的一封信。“儿子千万记住,在外干活,安全第一,哪怕你不挣一分钱,我们全家人只要你平平安安的!”母亲的拳拳爱子之心让拾到包的人大为感动,也让后来拿回包的东子止不住地流泪。

母亲,一个我们永远爱不够的人。睡前,记得给妈妈一个问候,跟她说一句,“我爱您”。

△配乐:mother-久石让 莫扎特第2乐章浪漫曲行板

这封信不过寥寥百余字,

却说出了天下的母亲

对在外打拼的儿女最想说的话。

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

△图自郑州日报

东子:

你决定去郑州打工,全家人都非常开心,证明你已经长大了。眼看就要过年了,我们都想让你过了春节再出去打工,你说春节过后工作岗位会紧缺的,会不好找工作,我们不再与你争执。

到了地方要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昨天给你钱你不要,我晚上放你包里了三百块钱,自己要保管好,节省着花,天冷要注意添加衣服。

儿子千万记住,在外干活,安全第一,哪怕你不挣一分钱,我们全家人只要你平平安安的!

妈妈

2016年12月11日晚

母亲,

是一本我们永远读不完的书,

是一篇我们永远写不完的文章,

是一个我们永远爱不够的人。

在儿女的心中,

母亲是源,是爱,是永恒。

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

△李自健油画 《母亲》系列

母亲,

是家中至高无上的守护神。

《永恒的母亲》(节选)

三毛

母亲的腿上,好似绑着一条无形的带子,那一条带子的长度,只够她在厨房和家中走来走去。

童年

时代,很少看见母亲有过什么表情,她的脸色一向安详,在那安详的背后,总使人感受到那一份巨大的茫然。等我上了大学的时候,对于母亲的存在以及价值,才知道再做一次评价。

记得放学回家来,看见总是在厨房里的母亲,突然脱口问道:“妈妈,你读过尼采没有?”母亲说没有。又问:“那叔本华、康德和萨特呢?还有……这些哲人难道你都不晓得 ?”母亲还是说不晓得。我呆望着她转身而去的身影,一时感慨不已,觉得母亲居然是这么一个没有学问的人。我有些发怒,向她喊:“那你去读呀!”这句喊叫,被母亲丢向油锅内的炒菜声挡掉了,我回到房间去读书,却听见母亲在叫:“吃饭了!今天都是你喜欢的菜。”

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张兆星油画《母亲》

母亲的腿上,好似绑着一条无形的带子,那一条带子的长度,只够她在厨房和家中走来走去。大门虽没有上锁,她心里的爱,却使她甘心情愿把自己锁了一辈子。

这几天,每当我匆匆忙忙由外面赶回家去晚餐时,总是呆望着母亲那拿了一辈子锅铲的手发呆,就是这双手,把我们这个家管了起来。就是那条围腰,没有缺过我们一顿饭菜。就是这一个看上去年华渐逝的妇人,将她的一生一世,毫无怨言,更不求任何回报地交给了父亲和我们这些孩子。

回想到一生对于母亲的愧疚和爱,回想到当年读大学时看不起母亲不懂哲学书籍的罪过,我恨不能就此在她的面前,向她请求宽恕。今生唯一的孝顺,好似只有在努力加餐这件事上来讨得母亲的快乐。

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

△李自健油画

在我们家里,母亲是至高无上的守护神。日常生活全是母亲料理。三餐茶饭,四季衣裳,孩子的教养,亲友的联系,需要多少精神!我自幼多病,常在和病魔作斗争。能够不断战胜疾病的主要原因是我有母亲。如果没有母亲,很难想象我会活下来。

在昆明时严重贫血,站着站着就晕倒。后来索性染上肺结核休学在家。当时的治法是一天吃五个鸡蛋,晒太阳半小时。母亲特地把我的床安排到有阳光的地方,不论多忙,这半小时必在我身边,一分钟不能少。我曾由于各种原因多次发高烧,除延医服药外,母亲费尽精神护理。用小匙喂水,用凉手巾覆在额上。有一次高烧昏迷中,觉得像是在一个狄窄的洞中穿行,挤不过去,我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一抓到母亲的手,立刻知道我是在家里,我是平安的。

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

△沙耆油画《母亲纺纱》

每次当她对我们说几点钟的时候,我们几乎都起了恐惧。“停了也好,坏了也好!”我们常常私自说。

那时钟,到得后来几乎代替了母亲的命令了。母亲不说话,它也就下起命令来。我们正睡得熟,它叮叮地叫着逼迫我们起床了;我们正玩得高兴,它叮叮地叫着,逼迫我们睡觉了;我们肚子不饿,它却叫我们吃饭;肚子饿了,它又不叫我们吃饭……

我呢,自从第一次离开故乡后,也就认识了时钟的价值,知道了它对于人生的重大的意义,早已把憎恶它的心思一变而为喜爱了。

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

△李自健油画《母子》

《我的母亲》(节选)

老舍

她宁吃亏,不逗气。可是,母亲并不软弱。这点软而硬的个性,也传给了我。

姑母

常闹脾气。她单在鸡蛋里找骨头。她是我家中的阎王。直到我入了中学,她才死去,我可是没有看见母亲反抗过。“没受过婆婆的气,还不受大姑子的吗?命当如此!”母亲在非解释一下不足以平服别人的时候,才这样说。

给亲友邻居帮忙,她总跑在前面:她会给婴儿洗三(注:汉族生育习俗。婴儿出生后第三日,要举行沐浴仪式,会集亲友为婴儿祝吉。)——穷朋友们可以因此少花一笔“请姥姥”钱——她会刮痧,她会给孩子们剃头,她会给少妇们绞脸……凡是她能做的,都有求必应。但是吵嘴打架,永远没有她。她宁吃亏,不逗气。当姑母死去的时候,母亲似乎把一世的委屈都哭了出来,一直哭到坟地。不知道哪里来的一位侄子,声称有继承权,母亲便一声不响,教他搬走那些破桌子烂板凳,而且把姑母养的一只肥母鸡也送给他。

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

△李自健油画 《母亲》系列

可是,母亲并不软弱。父亲死在庚子闹“拳”(注:“庚子”指1900年,“闹拳”指义和团运动)的那一年。联军入城,挨家搜索财物鸡鸭,我们被搜过两次。母亲拉着哥哥与三姐坐在墙根,等着“鬼子”(注:指八国联军)进门,街门是开着的。“鬼子”进门,一刺刀先把老黄狗刺死,而后入室搜索。他们走后,母亲把破衣箱搬起,才发现了我。假若箱子不空,我早就被压死了。

丈夫死了,鬼子来了,满城是血光火焰,可是母亲不怕,她要在刺刀下,饥荒中,保护着儿女。北平有多少变乱啊,有时候兵变了,街市整条地烧起,火团落在我们的院中。有时候内战了,城门紧闭,铺店关门,昼夜响着枪炮。这惊恐,这紧张,再加上一家饮食的筹划,儿女安全的顾虑,岂是一个软弱的老寡妇所能受得起的?可是,在这种时候,母亲的心横起来,她不慌不哭,要从无办法中想出办法来。她的泪会往心中落!

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

这点软而硬的个性,也传给了我。我对一切人与事,都取和平的态度,把吃亏看作当然的。但是,在做人上,我有一定的宗旨与基本的法则,什么事都可以将就,而不能超过自己划好的界限。我怕见生人,怕办杂事,怕出头露面;但是到了非我去不可的时候,我便不敢不去,正像我的母亲。从私塾到小学,到中学,我经历过起码有二十位教师吧,其中有给我很大影响的,也有毫无影响的,但是我的真正的教师,把性格传给我的,是我的母亲。母亲并不识字,她给我的是生命的教育。

母亲,

是我们心中最美的人。

《我的母亲》(节选)

邹韬奋

追想当时伏在她的背上睡眼惺松所见着的她的容态,还感觉到她的活泼的欢悦的柔和的青春的美。

现在所能记得的最初对于母亲的印象,大约在两三岁的时候。我记得有一天夜里,我独自一人睡在床上,由梦里醒来,朦胧中睁开眼睛,模糊中看见由垂着的帐门射进来的微微的灯光。在这微微的灯光里瞥见一个青年妇人拉开帐门,微笑着把我抱起来。她嘴里叫我什么,并对我说了什么,现在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她把我负在她的背上,跑到一个灯光灿烂人影憧憧往来的大客厅里,走来走去“巡阅”着。

我的母亲 邹韬奋(我的母亲(邹韬奋))

大概是元宵吧,这大客厅里除有不少成人谈笑着外,有二三十个孩童提着各色各样的纸灯,里面燃着蜡烛,三五成群地跑着玩。我此时伏在母亲的背上,半醒半睡似的微张着眼看这个,望那个。

我由现在追想当时伏在她的背上睡眼惺松所见着的她的容态,还感觉到她的活泼的欢悦的柔和的青春的美。我生平所见过的女子,我的母亲是最美的一个,就是当时伏在母亲背上的我,也能觉到在那个大客厅里许多妇女里面:没有一个及得到母亲的可爱。

我现在想来,大概在我睡在房里的时候,母亲看见许多孩子玩灯热闹,便想起了我,也许蹑手蹑脚到我床前看了好几次,见我醒了,便负我出去一饱眼福。这是我对母亲最初的感觉,虽则在当时的幼稚脑袋里当然不知道什么叫做母爱。

文/央视新闻综合,图/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写留言」

和大家一起聊聊母亲给予你的爱,

并说说你最想跟她说的话。

本文来自women投稿,不代表推说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zmap.com/34239.html

(0)
上一篇 2022-12-25 02:02:46
下一篇 2022-12-25 02:25:2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