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子弹(会飞的子弹原唱)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会飞的子弹(会飞的子弹原唱),以下是这个问题的总结,希望对你有帮助,让我们看一看。

瑞幸咖啡被曝作假的造成股票暴跌事情已经发酵了好一段时间了,现在来说一些“马后炮”的事情。瑞幸在刚刚开始做咖啡的时候,我和不少做餐饮的伙伴都非常不看好,即使在他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我们依然不看好,但只是看不明白。我们固执的认为单店盈不盈利直接影响到这个连锁是不是健康。如果把连锁企业比作是一个项链,如果你单店是一个个的珍珠,你的连锁就是珍珠项链,值钱。但如果单店是一个贝壳的话,它串起来也只是一个贝壳项链,不值钱。即使是披上了互联网或新零售的外衣。

会飞的子弹(会飞的子弹原唱)

我们看一个商业模式是否成功的,一般还是从四个维度(客户价值,关键资源,关键流程,盈利模型)。

客户价值

第一个维度是客户价值,就是它满足了消费者的什么样的需求。咖啡首先是它是不是真的好喝,这个是基础。瑞幸咖啡去过好几次(因为旁边的星巴克没位置了),觉得这个咖啡是很普通啊,但是如果说那么便宜的价格的话,我觉得还是可以。星巴克这样的地方,除了咖啡需求以外,更多是满足消费者的社交需求,瑞幸在社交方面是不具备比较优势的,有人喜欢喝,而且有人愿意买单,存在就是合理的,第一个维度勉强过关。

关键资源

第二个维度:关键资源,就是凭什么是你干这事儿,而别人不能干呀?你起步一两年,找几个大师就有积淀了?拍几张南美山地照片,你就有产地资源?当然现在找这个也容易,就算你有了关键资源。但是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这点没有办法说他瑞幸就一定不行,这个维度:存疑而已。

关键流程

第三个维度:关键流程,就是你运用你的核心资源去满足消费者的核心需求的手段。比如物流体系,现场操作的SOP,订单及服务流程……这些倒是比较容易学习,因为它有标准的设备,相对比较简单,这个维度算他瑞幸是OK的。

盈利模式

第四个维度:盈利模式,也就是最关键问题:单店如何盈利呢?一般来讲只要有人跟我谈所谓的盈利模式,我都会问他一个简单的问题:你的毛利率能不能盖过你的费用率?如果盖不过,就是有问题了。不管他怎么样算这个一杯咖啡的成本结构比如食材成本占多少啊,人工租金成本占多少……但一个前提还有一个前提就是你的销售额必须要达到一定的程度,这些比例才是有意义的。你做了那么多的补贴,销售如果达不到的一定的水平,那你的人工,折旧啊,这些成本占比就会非常高,这个店就是不盈利的。当你的大部分门店不盈利以后,那你整体如何去真正赚钱呢?

会飞的子弹(会飞的子弹原唱)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儿,好在互联网是有记忆的。看到瑞幸咖啡暴雷事件后,我在互联网上翻到了一篇我在2008年有个平面媒体采访我的文章,是关于ITAT(年代久远,大家自行百度吧)上司聆讯受阻后的文章。中间有一段文字是这样来谈: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合伙人王山认为,(ITAT上市受阻这件事情)这是VC(风险投资)在中国市场的理性回归。“去年的时候听到过一个说法,如果在华尔街说到‘中国’两个字,不少VC的耳朵已经竖起来了,如果再提到‘渠道’、‘连锁’、‘会员’,那立刻有基金经理说,给我一份商业计划书,我来投。”

“ITAT”有一帮善于和基金经理们打交道的高手,他们会做出一份让基金经理们眼睛冒火的计划书。”王山把这形象地比喻为韩剧,“韩国偶像剧里的主角把少男少女们迷得不行,原因在哪里?主角的形象和性格的设计都是经过调查,看观众喜欢什么,然后再定与形象性格相配合的剧情来。ITAT似乎就是按这样的模式造出来的,完美无暇,而它的对象是VC的基金经理们,所以一出场就有高盛、美林们的青睐。这次如果IPO成功,相信还有一大堆‘编剧’编出‘神话’来。”

如果我把上面的“ITAT”替换成“瑞幸”,再加上一些“互联网 “”或“新零售”的词汇,这篇文章是不是也可以再用一下?是不是很有趣?

作为投资者真要找到瑞幸是否欺诈方法有没有?据说,为浑水公司做商业调查的咨询公司这次用的方法之一就是到现场调查。比如我要了解一家餐厅的经营状况,我会到对方店里看看有几个座位,点个最常见的套餐看看客单价,再买一份第一单,和最后一单,看看今天消费多少单(当然,人家还是瑞幸这次作假也是想到这一点,用了跳单的方法),包括外卖多少,都可以测到门店销售额,再问问房地产中介知道这地段租金多少,至于员工工资,设备折旧这些都不难,也到是问问就可以知道的事情。为什么还能造假成功呢?其实这些基金经理们并不是傻,而是他们关心的并不是这杯咖啡真的是不是好喝,门店能不能赚钱,而是这个故事是不是讲的过去。

会飞的子弹(会飞的子弹原唱)

所以我们真的要去考虑一个商业模式的时候,我都比较愿意去找一个比较朴素的原理,零售学里面的对零售的定义是:找到一个地方,以高于进价的方式把产品卖出去。当然这个“地方”可能已经从街边的店,购物中心里面的店,变成了“淘宝、天猫”。但是赚差价是零售的基础,不管你怎么说颠覆性创新,或互联网公司的所谓商业模式:羊毛出在狗身上让猪买单(猪是?上市以后股票砸手上的那些人?)我都会怀疑。

记得某个哲人说过的一句话:“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部分人,也可以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即使你成了最快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即使你成了某著名商学院的经典案例,即使某些机构已经套现上岸,各种“瑞幸”始终会出现暴雷的这一天。

就让子弹飞一会儿!

会飞的子弹(会飞的子弹原唱)

我比较喜欢听《野子》,感觉男版的比原唱苏运莹女版的还好听些。唱男声版的是谁呢?是让我们“窒息”的贾跃亭先生。

你听:“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吹啊吹啊,……”

虽然我是喜欢唱歌的,但听完以后感觉贾会计的高度和节奏把握都是我达不到的。

对了,疫情下,贾会计,你在他乡还好吗?

本文来自seodx投稿,不代表推说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zmap.com/34019.html

(0)
上一篇 2022-12-24 20:22:46
下一篇 2022-12-24 20:45:2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