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俊义(卢俊义怎么上的梁山)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卢俊义(卢俊义怎么上的梁山),以下是这个问题的总结,希望对你有帮助,让我们看一看。

话说托塔天王晁盖中箭身亡后,梁山山寨请来了游方到此的大名府僧人大园和尚为晁天王做功果道场。一日无事,宋江与之闲聊,听和尚提起玉麒麟卢俊义之名,“猛然省起……北京城里是有个卢大员外,双名俊义,绰号玉麒麟;是河北三绝;祖居北京人氏;一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对!”宋江心血来潮,以“梁山泊若得此人时,何怕官军缉捕,岂愁兵马来临”为由,想勾得此人上山。吴用又是个喜欢显派足智多谋的人,一句“小生略施小计,边教得本人上山。”从此,就决定了卢俊义厄运连连,霉事频频。

卢俊义(卢俊义怎么上的梁山)吴用化装成算命先生下山了,身边带了个凶神恶煞、又聋又哑的假道童李逵,无形中带有几分神秘,又有几分好笑。他还打出了“讲命谈天,卦金一两”的高价,走到哪里都引来几十个孩子凑热闹,很自然地招惹路人注目,引人注意。这卢俊义又是个好猎奇的主儿,认为“既出大言,必有广学”。就像现代人认为的一样: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钱是不会走错道的。于是便把吴用请进家门,为自己算上一命。这一算,卢俊义就上钩了,要倒霉了。

算命先生最大的本事就是察言观色,揣摩对方的心理。其特点是:一惊一乍,故弄玄虚。吴用当然也不例外。问了卢俊义生辰八字后,就假模假样地算将起来。他是有备而来,有目的而来,一算就迅速进入状态。铁算子原本是放在桌子上的,万籁俱静。突然间,只见他拿起算子,往桌子上一拍,一声大叫,一声“怪哉”。这不怪也怪,这一拍大叫,惊心动魄,就使算命人提心吊胆,三魂悠悠了。卢俊义受此一惊,当然也失色,很急切地想知道算命的结果如何。这结果当然是凶卦:“员外这命,目下不出百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家私不能保守,死于刀剑之下。” 卢俊义起初当然不信,这也是吴用早就料到之事,吴用高就高在这里。于是他面容变色,退还算命银两,起身便走。而且边走边叹曰:“天下原来都要人阿谀谄佞!罢!罢!分明指与平川路,却把忠言当恶言”。这一言一行,怪异的很,这对卢俊义又是一激,不信不可,表示“愿当指教”。于是吴用口若悬河,胡说了一通,临行前还把所谓命中的四句卦歌留在了卢俊义家的白粉墙上,卦歌曰:“芦花丛上一扁舟,俊杰俄从此地游。义士若能知此理,反躬逃难可无忧。”然后是扬长而去。

卢俊义(卢俊义怎么上的梁山)一般人对突如其来的事情,多数采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有备无患,小心为好。特别是这血光之灾,当然更是令人寸心如割、坐立不安了。既然此灾可避,何不试试。卢俊义决定去吴用所指的千里之外的东南巽地了。这一步迈出,就落入了吴用的圈套。到千里之外的东南方去,水泊梁山是必经之地,这是吴用事先设下的陷阱,只等卢俊义来了。而卢俊义也知道,此行要经过水泊梁山,行前他准备了四方小旗,上书:“慷慨北京卢俊义,远驮货物离乡地。一心只要捉强人,那时方表男儿志!”车上还备有一袋熟麻绳,用来绑梁山贼人用。碰上这伙山贼,正如他所说:“平生学得一身本事,不曾逢著买主!今日幸此机会,不就这里发卖,更待何时!”与李逵一交手,李逵便大叫:“员外,你今日中了俺军师妙计,快来坐把交椅”,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明知受骗上当,卢俊义口中只管叫苦,但是又不甘心,非要去拼个你死我活。杀到水边,上了贼船,自己又不识水性,当然就成了渔人手中的”鱼肉“了。

来时就准备和梁山作对,作对时也明知受骗上当,梁山人马又不愿单挑,采取车轮战术。卢俊义憋了一肚子气,被捉上山,任你好话说尽,死打烂磨,卢俊义硬是不答应上山落草。吴用的计,虽骗得了他出门、上钩、入瓮,但是入伙的目的没有达到,很没面子。吴用也不是吃素的,当然不肯罢休,于是想出了更好的计策:一面强留卢俊义在梁山“略住数日”,一面差李固回家去“报平安”。临别时,吴用特别叮嘱李固:“你的主人,已和我们商议定了,今坐第二把交椅”,然后又逐句解释“卢俊义反”的藏头诗,之后又唆使李固“便可布告京城,主人决不回来”。吴用这一着够狠毒的,这哪里是去报平安,这完完全全是去“报丧”,从而绝了卢俊义的后路,卢俊义日后回家,等于是送肉上砧了。卢俊义又毕竟是一介武夫,多武少智,斗心眼哪里是吴用的对手呢?明明说好是“略住数日”,左一个头领做东,右一个头领请客,前前后后在梁山“略住”了四个多月。卢俊义哪知是计,又一次上当。等他四个多月后回家,这黄花菜早就凉了,生米也煮成了熟饭,媳妇跟了李固,家产改姓李了,等着他的唯一出路,就是下大狱等死。

卢俊义(卢俊义怎么上的梁山)(可怜卢俊义因为宋江的一个念头,居然从一个地主豪富霎那间落此大难)

梁山好汉只是要人,不是要命。卢俊义回京必遭此一劫,宋江、吴用是清楚的。于是他们先派柴进、戴宗赶赴大名府,面见蔡福,软硬兼施,用重金收买、以武力威胁。蔡福拿到这一千两黄金,如烫手的山芋,不敢吃,又不敢放。只得好好伺候卢俊义,同时上下打点、贿赂,以保全卢俊义的性命,最后总算免了卢俊义一死,发配充军。这就给梁山好汉半道劫持创造了机会。谁知半途又杀出了个程咬金,燕青杀了公人,救出卢俊义,又遭人告发,让公人将卢俊义再度抓回大名府。最后是石秀跳楼劫法场,震慑北京城,留住了卢俊义性命。宋江、吴用得燕青报信,派出五十员好汉攻打北京城,最后勾得卢俊义上山坐了第二把交椅。

好端端的一个河北第一等长者,大名府的首富,本可以在家好好享享清福,颐养天年。就因为名声太大,树大招风,被人羡慕,遭吴用等人逼上梁山。而且这一“逼”,可害的卢俊义好惨,简直是有国难投,有家难回,还险些丧命。一个富豪顷刻间就变成了“匪”。原本要他上山,是看中了他的本领—可抵挡官军的缉捕,打退官军的进犯。但是在卢俊义上山后,在抵御官军这方面,作者并没有让卢俊义发挥多大的作用。再说卢俊义是第九十一个上梁山的,在他上山之前,梁山已经拥有像马军五虎将中的四员大将,马军八骠骑兼先锋使中的七员大将,步军十头领中的九人,水军八头领中的全部,而且以前还多次击溃过前来进剿的官军,再把卢俊义弄上山来有这个必要吗?

卢俊义(卢俊义怎么上的梁山)还是胡适先生在《水浒传考证》中说的好:“于是施耐庵不能不潦草了,不能不杂凑了,不能不敷衍了。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硬把一个坐在家里享福的卢俊义拉上山去,实在是很笨拙了。”

本文来自women投稿,不代表推说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zmap.com/29552.html

(0)
上一篇 2022-12-19 01:44:06
下一篇 2022-12-19 02:06:4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