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知识与能力测试(综合知识与能力测试考什么)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综合知识与能力测试(综合知识与能力测试考什么),以下是这个问题的总结,希望对你有帮助,让我们看一看。

【新学期·新课标】

光明日报记者 靳晓燕

怎样算是“会”了?怎样是“会用”了?该如何评价?新修订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中提到的“教—学—评”一致性如何实现?实践中,教师们如何培育学生核心素养,并将其转化为学生真实的能力、品格和价值观?具体地说,学习目标、学习内容、学习活动、作业、评价应如何设计与实施?一系列问题,等待着理论探讨与实践解答。

综合知识与能力测试(综合知识与能力测试考什么)

北京第二中学学生科技节现场。周良摄/光明图片

1、教学如何“活起来”

“为什么教”“教什么”“怎么教”“教到什么程度”,长沙市芙蓉区大同小学校长朱爱朝在和老师们一起进行课堂教学研讨的过程中,对于如何“看见每一个具体的学生”有了深切体验。在朱爱朝看来,“教—学—评”有机衔接,帮助教师从教学惯性中挣脱出来,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一个一个具体的学生身上,落实在每一堂课里。

什么是适合“这一个”班级的课堂?教师要感受、观察这个班级每个学生的特点,与之碰撞,并在碰撞之后适应与调整。要倾听学生,欣赏学生,在学生处于“愤”“悱”之时,适时适度地帮助学生。只有这样,学生的创造力才能得以舒张,想象力才能奔放,个人能量才能充分释放。

综合知识与能力测试(综合知识与能力测试考什么)

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安泰街道五一广场社区的“四点半”科普兴趣课堂。谢贵明摄/光明图片

“老师,为什么用这个洗手液后,细菌还有那么多?”在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航天城学校八年级生物教学的一次学科活动“洗手液的抑菌效果大测评”中,学生发现了问题:培养皿中的细菌似乎并没有减少多少。

老师顺势引导学生进一步观察,终于发现了问题的症结:尽管仍残留不少细菌,但细菌的种类大幅减少了,且残留的细菌几乎是同一种类。说明这款洗手液对其他类细菌抑制效果较好,对这一类细菌几乎无效。

这样,新的问题又引发了学生的兴趣:这一类细菌到底是什么呢?

培育学生的核心素养,尤其是培养创新能力与批判性思维,需要运用启发式、探究式、讨论式、参与式教学,激发学生的好奇心,营造独立思考、自由探索、勇于创新的良好环境。和人大附航天城学校一样,不少学校的选择是,让真实的世界成为孩子们的教科书、社会成为孩子们的大课堂,让学生综合运用所学知识解决真实情境下的问题,用核心素养为学生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打下坚实的基础,把核心素养的培养落实到具体教育教学活动中。

随着单元整体教学、课堂以概念为本等理念的逐步深入,作业的类型和难度也发生了变化。在温州市实验中学教师上官洋洋看来,学生将会在预学作业中呈现最原始、最真实的学情;在基础性作业中夯实概念式、理论式的知识内容;在探究性作业中发展学科思维与素养;在实践性作业中关联生活、迁移运用。

因此,在作业设计中,教师们依据不同的课堂达成度来进行作业形式的多元调控,以期学生最终能抵达核心素养。

当教师们依据课标、教材与学情拟定“素养目标”后,在课堂中判断学情、搭建支架,促使学生达成素养目标,最后通过设计合理、类型多样的作业调控素养目标的达成度。

进入中学后,长沙市长郡雨花外国语洪塘学校学生蒋兴宇感受到了校园生活的丰富。“我可以选择我喜欢的黏土课程,可以去学校菜地种菜,去果园摘果子,还可以学种多肉植物。”新课标细化了学校课程实施方案与课程标准,它引导学校从“重视课程育人”“优化课程内容”“落实体艺教育”“加强劳动实践课程”等方面探索德智体美劳课程的全面落实。学校从孩子的需求出发,优化课程设置,构建德、智、体、美、劳“五育”课程体系,延伸开发校本课程,形成了由基础课程、拓展课程和社会实践课程构成的“1 N”课程体系。

2、评价如何“动起来”

曾经,题海战术、“满堂灌”等传统教学方法是教学的法宝,人们对教学与学习效果的评价多以测验考试等书面的静态评价方式进行,很难测出学生多方面的素质发展。新形势下,评价如何改变?

“素养导向的新评价不仅要考虑所学知识的理解、掌握程度,还要重视真实情境下知识的建构与综合运用能力以及问题解决能力,更要强调学后反思;不仅要收集学习结果的信息,还要有学习过程的证据,更要收集真实的、深刻的、聚焦反思结果的信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所长崔允漷教授表示。

在北京市陈经纶中学民族分校,学校要做的改进工作正是让学生和家长来提出自己期待的评价标准,让每一个孩子都能找到成长与成就的快乐。

在长沙市砂子塘魅力之城小学,学校通过观察反馈、提问追问、量表打分、合作展示、输出任务等课堂各阶段评价,用动态、发展的眼光既关注学习过程,也关注学习结果,使评价“动起来”。各环节设立对应的“魅力笑脸贴”,比如:合作笑脸贴、勤思笑脸贴等来激励更多学生。通过诊断性评价、形成性评价和总结性评价环节设立进阶式评价帖,实时记录孩子的学习成长变化。随着评价体系不断推进和完善,一方面激发学生的学习欲望和参与意识,让他们学会监控自己的学习,调整自己的学习,实现自身持续成长;另一方面,各科教师积极参与学生的学业评价和综合评价,实现全员育人、全面育人、全程育人的目标。

依据“教—学—评”一体化原则,考试评价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命题所秉持的基本思想,就是素养立意。概言之,素养立意的测试宗旨不是评判学生的知识或能力,而是学生愿意和能够运用知识与能力去解决问题、造福社会的心智状况、精神状况。”山西省教育厅原副厅长张卓玉认为,指向素养立意的试题更有结构性、整体性、情境性等真实任务的特点;更关注任务的价值导向;更追求用实践活动来牵拉、考查学生的思维水平与探究水平;更关注思维、探究的动力状况,以及思维结果、探究结果的价值意义。

张卓玉表示,当下,有的教师还是习惯于将知识从学科结构和知识系统中、从知识赖以存在的真实境况中人为抽取,孤立呈现。学生所面对的,是一个个被肢解的知识点或技能点。实际上,不论是客观性测试还是主观性测试,考点必须“生长”在产生知识或应用知识的“土壤”之中。

面对评价探索,温州市实验中学教师邱切锲深知,真正的教育永远伴随着灵动的生命、不确定的情境、复杂的关系,缓慢而坚定。

《光明日报》( 2022年11月29日13版)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本文来自baike投稿,不代表推说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zmap.com/26983.html

(0)
上一篇 2022-12-15 23:30:06
下一篇 2022-12-15 23:52:46

相关推荐